南海网_海南门户,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!

南海网_海南门户

热门关键词:  as   test   xxx

胜狮货柜搅动全球航运业 集装箱龙头或遭股东“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06-20
摘要:确认出售集装箱业务以来,航运界的风云变幻也深深牵动资本市场神经,引发纷纷猜测潜在接盘方,以及带来的集装箱航运业的格局变动。这其中,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最新采访了相关

  确认出售集装箱业务以来,航运界的风云变幻也深深牵动资本市场神经,引发纷纷猜测潜在接盘方,以及带来的集装箱航运业的格局变动。这其中,

  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最新采访了相关方回应,方面表示以公告披露为准,方面表态不惧竞争,但不希望出现无谓竞争。而由于行业特殊性,这笔交易将与全球贸易形势、航运格局变动深层关联,同时,上市公司股东利益、运营、治理结构等都可能产生影响。

  隶属于新加坡集装箱船东太平船务。据介绍,太平船务在世界集装箱班司中名列第12位,集装箱班轮和散货运输服务网络覆盖全球100个国家;而作为旗下集装箱业务上市平台,不仅是亚太地区集装箱堆场和码头的主要运营商,而且是全球第二大集装箱制造商,在中国主要港口附近拥有11个工厂,产能约100万标准箱(TEU)。

  面临集装箱制造业的红海竞争、产业多年增收不增利状况,市场早有传闻太平船务有意剥离集装箱业务,而太平船务董事总经理张松声曾一度以家族企业传承为由辟谣,时至今年3月19日,发布公告,已签署框架协议,将出售启东胜狮能源装备有限公司、启东太平港务有限公司、青岛太平货柜有限公司、宁波太平货柜有限公司及管理(上海)有限公司在内的五家集装箱公司。

  官方表示,这笔交易有利于该集团实现传统业务的转型升级,把现有业务重心转移至物流服务业务和特种集装箱的生产、研发和销售,从而帮助集团实现在集装箱领域的差异化发展战略,另外,公司进一步扩大集团在特种集装箱业务的布局,致力提升经营效率及整体回报。

  给出的售价达35亿元至40亿元人民币,并以现金方式交易。据悉,这笔出售资产占其总产能的57%,而上市公司最新总市值约34亿港元,这笔售价上限已经逼近去年期末上市公司股东权益之和。

  机械制造行业分析师向记者表示,目前没有看到详细的方案,不能做出评估,但是据了解,拟剥离的集装箱资产盈利状况并不佳。

  另有行业内人士指出,近些年并未更新集装箱工厂设备,很可能存在隐患。企查查显示,近年来拟出售标的中存在侵害发明专利纠纷、劳动合同纠纷、违规建设等多类诉讼以及行政、环保处罚。

  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注意到,去年就有出售全资附属公司惠州太平货柜有限公司,且获得约6560.4万美元的一次性收益,直接增厚了上市公司业绩。若剔除这笔交易,去年核心业务的净利只剩下664.8万美元。另外,统计显示,摊薄扣非后,净资本收益率已从2017年7.12%降至1.07%。

  方面指出,2017年以来制造业及贸易增长动力持续减弱,令全球经济增长放缓,加上同业之间的激烈竞争、材料成本不稳定及汇率波动,拖累了去年业绩。如果顺利达成这笔交易,无疑将大幅增厚业绩。对于潜在接盘方,被认为最有可能出手。

  对于这一猜测,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致电董秘办,工作人员表示消息属于市场传闻,一切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。不过,记者采访到同行、行业分析师等,均表示接盘概率极大,甚至后者已经完成部分标的工厂尽职调查。

  在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旗下,属于航运金融产业集群,主要从事集装箱等船舶租赁业务,自2016年中国和中国海运集团合并,还运营集装箱制造业务,主要由全资子公司上海东方寰宇开展相关业务。

  从集团战略定位来看,是中远海运的金控平台,以船舶租赁、集装箱租赁和非航运租赁等租赁业务为核心,以航运金融为特色的综合性金融服务平台。

  但年报显示,2018年集装箱制造业务营业收入同比增长近3成至约79亿元,累计销售61.56万TEU。同时,也明确表示过集装箱业务扩张的打算。

  中远系与也颇有渊源。张松声自2017年开始担任独立非执行董事;早在中远集团和中海集团合并前,中海集团与太平船务曾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,2017年还签署过船舶期租协议,甚至传闻收购太平船务。

  CEO兼总裁麦伯良在2018年度业绩发布会上表示,公司一直在关注资产出售事项,但由于中集目前集装箱业务市场份额约45%,若再收购资产会触及中国反垄断法,公司无意继续拉升集装箱业务的市场份额。

  如果打算借机收购实现扩张,那么按照售价估算,集装箱制造业务可能超越租赁业务成为的主业,这也将势必加剧与参股公司之间的同业竞争关系。从股权关系来看,中国远洋海运集团位列第二大股东,持股22.72%。

  对于同业竞争关系,董秘办工作人员向记者予以否认,称双方属于参股关系,并非控股关系,不认为会构成同业竞争。另外,此前董秘俞震也曾向媒体表示,并非中集的控股股东,和的业务都非常多元化,“造箱”并非唯一,两者并不构成法律、法规界定的上市公司与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之间的同业竞争关系,而是纯市场竞争关系。

  深圳上市公司专业方面律师向证券时报·e公司记者表示,目前同业竞争缺乏官方认定标准,主要集中在IPO审核中,规定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企业不得与发行人存在同业竞争关系,但实践中往往会比这个标准更加严格执行,很多超过5%以上股东就不可以与发行人存在同业竞争关系;但是上市后同业竞争监管相对宽松,一般仅限于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,以及公司的董监高,另外也看上市公司承诺以及其他规定。

  从高管任命来看,两位主要高管均在任职,其中,监事林锋任职中远海运发总会计;非执行董事刘冲现任中远海运发董事总经理。进一步发掘显示,刘冲也是上海东方寰宇董事长,属于负责集装箱业务一把手。前述律师向记者表示,高管不可以从事与上市公司相竞争的业务,这是公司法规定的忠实义务。

  从竞争格局来看,如果方面接盘所有集装箱业务,合计占比超过3成,成为全球第二大集装箱制造商,直逼地位。

  对于可能形成的竞争格局,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,中集不害怕竞争,但不希望失去一个战略伙伴,而多一个没必要的竞争对手。

  综合上市公司披露和行业数据发现,旗下上海寰宇集装箱年销售量从此前不足20万TEU,到2017年增幅翻倍接近50万TEU,超越新华昌跃居行业第三位,并在2018年进一步逼近60万TEU,但毛利率同比降至7%;龙头销售量突破180万TEU,板块毛利率从近16%降至9.4%,创下近年来新低。

  本质上看,集装箱行业总体上仍属于劳动密集、资源消耗型产业,本身是产能严重过剩行业,2016年以前占集装箱中绝对多数的“普通运输集装箱干箱项目”仍处于国家《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》中限制类。

  相关人士介绍,这些年来中集也投入巨资加大减排力度,又通过实行“龙腾计划”进行技术升级改造;若中远海集团收购,加大在增长空间有限、相对低端制造业的集装箱行业的投入不符合国家产业转型升级战略,又迫使中集及其他企业进入低价竞争的恶性循环,产业的升级步伐恐怕会严重受阻。

  记者也注意到,与之间也有直接业务往来。据年报披露,近三年来,双方关联交易持续增长,从2016年约2亿元升至2018年约14亿元,并在去年3月份签署补充协议,将日常2018年、2019年日常关联交易上限分别上调至46亿元、50亿元。据了解,这些交易主要系其他航运企业为了使用的金融资源,通过旗下的租箱公司向中集下的单,不过,中层面近年来航队所需要的集装箱并未向下过订单。而也上调2018-2019年集装箱服务协议中关联交易限额,总协议额度从2019年收支合计46.5亿元调整至119亿元。

  对于调整原因,表示,全球集装箱市场需求开始逐渐回升,同时因受环保水性漆应用及造箱市场供需等影响,造箱价格回升,上海寰宇物流加大新箱建造合同揽取,加上收购东方海外完成,预计造箱关联交易金额增大,造箱业务规模的扩大,公司依据市场化条件开展采购,部分采购订单交由中远海运集团下属企业。

  目前,中远海运集团已经成为全球最大航运企业。如果方面接盘所有集装箱业务,在全球集装箱市场占比超过3成,换言之,中远系旗下加上的集装箱业务将占据全球近80%市场规模,是否引发全球反垄断风险,亦值得关注。

责任编辑:admin

南海网_海南门户独家出品

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

手机: 邮箱:
联系电话: 地址: